第十六章 到底是谁的锅
  赢了冒泡赛的fs欢天喜地和另外两支代表lpl出战世界赛的战队寰宇和天行一起去开庆功宴了。输了的em灰溜溜搭了最晚一班飞机直接回了基地,他们离开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甚至连个送行的粉丝都没有。

  两个字,凄凉。

  乐尧一个人孤家寡人的,也没什么行李。第二天随便收拾了一下就飞到了上海。

  em的战队经理白泽是个不到三十的青年,一脸温良恭俭,说话也特别和气。他把乐尧从机场接到基地,给乐尧安排了基地里的卧室,然后就忙别的去了。

  乐尧坐在床上,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当年他还在em的时候,还都是住在网吧隔壁的出租屋里头,一个卧室四张床。打野住在他上铺,他对面住的是凌霄,跟大学宿舍似得。那时候他们所谓的训练基地,其实也就是在网吧二楼做了一个封闭的包间。当时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好,乐尧现在看着这个空荡荡的房间,反倒觉得有点不自在。

  乐尧下楼的时候,正好赶上战队开内部总结会。赢了叫赛后庆功,输了叫赛后总结,每一次开这种会气氛都格外沉重,而这一次更夸张,一言不合直接炸开了锅。

  乐尧在会议室门外面就听到了激烈的争吵声,他犹豫了一下推开门。

  只有教练贾政奇怪地看了一眼这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其他人直接对他熟视无睹,继续吵得不可开交。

  队长李傲然平时在赛场上都和和气气的,私下里脾气其实暴躁得很。

  “张默,你带脑子打比赛了吗?多少次开团你直接被秒??随便找个替补adc的走位都比你好!”

  李傲然是队长,又是指挥,是队伍里的carry点,平时他就没少骂adc张默,这次更是丝毫不留情面。张默性格有点自闭,从来都是默默听着也不会反驳,这一次更是不例外。

  空气静默了一秒之后,打野陆江山突然爆发了,“你特么别光说别人,最后一盘你最后为什么不开团?那一波发条走上来,你位置那么好,闪现过去开团控住他我们就赢了!”

  陆江山一直是个暴脾气,而且直来直去不知道拐弯。他忍了一晚上,从昨晚第三场比赛开始积累的怒气到现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

  李傲然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锅还能甩自己头上。在他自己看来,他李傲然kda永远遥遥领先,凭什么被这几个菜鸡哔哔。

  “前面那波我开团开到发条,他有金身,直接拉大把张默给秒了!陆江山,我没说你,你就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是吧?!第三盘你丢一条火龙我就不说了,大龙也丢了!你惩戒呢?f键被抠了?要不是你,我们早赢了!”

  陆江山冷笑,“呵,对,我是没惩到。老子就是运气不好。那我当时有没有说这条龙拿不了?是谁要硬开的?不是你指挥的嘛?这时候甩锅甩地挺干脆?”

  李傲然阴阳怪气哼了一声,“运气不好?我看你是手残。“

  陆江山迅速回怼,“那你是脑残。”

  “你他妈……”李傲然已经撸袖子想上来揍陆江山了,被教练贾政拦了一下。

  “陆江山你够了!”贾政发火了,“别人给的意见好好听着!见人就咬你是狗?!打野玩不了你就滚蛋!”

  陆江山怕是已经气疯了,居然直接刚上了教练,“我就是狗,怎么样?我打野玩不了?那你觉得你这个教练做的怎么样?前两盘的bp还都是洛阳给的方案,最后三盘bp都什么鬼?洛阳拿卡萨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