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言不合
  中单洛阳坐在椅子里脸色灰的像个死人,一言不发。

  adc张默显然还没有从比赛里出来,整个人行尸走肉一样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辅助丁鹏杰的状态还算好,一直眼神放空看着地板,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

  听到这几人吵得连面子都不要了,丁鹏杰忍不住嘀咕了一声,“陆疯狗怼天怼地怼空气……下赛季怕是没了……”

  洛阳闻言终于动了动,抬起头来对陆江山说,“都少说两句吧,现在再争到底是谁的问题还有意义吗?”

  陆江山扭头看他,两个人对视了两秒之后,陆江山突然冷冷问了一句,“你为什么出了女妖还要出水银?”

  洛阳没有说话。为什么要出水银饰带……这也是他一直在问自己,问了无数遍的问题。

  陆江山没注意到洛阳突然难看的脸色,继续质问,“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多一件输出装备我们前几波团战说不定就赢了。如果不是你每次切不死小炮,我们早上高地了。”

  洛阳抬头看着陆江山,眼神很恐怖,像是一只被逼急了的野兽。

  陆江山被他看得上火,“你看什么看,我说错了?”

  洛阳突然猛地站起来,上去一拳打在了陆江山脸上。

  旁边的丁鹏杰被吓了一大跳。洛阳比陆江山矮了半个头,瘦了一大圈,突然扑向了陆江山简直就像是泰迪扑向了哈士奇——摆明了自寻死路。

  “我的妈呀,洛阳!你干嘛!”丁鹏杰赶紧蹦起来拉架,陆江山被揍了一拳之后愣了三秒也撸起了袖子。

  三个人扭打成一团,场面一片混乱。

  乐尧一直坐在角落里,翻着队员的资料一言不发。

  突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经理白泽黑着脸走进来。

  “吵什么呢?!都干嘛呢?!还动起手来了?!”

  洛阳被陆江山一脚踹倒在了地上,丁鹏杰肥胖的身体护在洛阳身边,陆江山终于住了手,抹了一把牙齿上的血迹,不说话了。

  “像什么样子!会也别开了!都回去训练!”

  白泽真的是气得脑仁疼。

  这帮熊孩子一眼看不住就闹事,他整天都跟个幼儿园园长似得跟在屁股后面伺候。白泽年轻时也是em的忠实粉丝,特别是乐尧的脑残粉。em输掉了s3世界赛的那天,他在网吧门口的烧烤摊,听着隔壁桌喋喋不休的谩骂声,喝得烂醉。乐尧宣布退役之后的第二天,白泽就决定辞掉了银行的工作,加入了em战队。所有人都说他大概是失了智了,他也不知道当年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脑袋一热就去辞了职,不过时至今日他也没后悔过。他不忍心看着这么好的一个战队说散就散了,总想要为了它做点什么,所以在em最低谷的时候选择加入。他虽然努力过,但他也只是一个经理,只能看着老队员一个一个的退役离开。

  现在这帮小孩都算是他看着长大的,本来今天白泽是打算带乐尧见见现役的选手,看看他们的状态和水平,结果赶上了这么一出……竞技水平没看见,倒是观赏了打架水平,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一群熊孩子闹腾够了终于偃旗息鼓,鱼贯出了会议室,中间一个捂着嘴角,最后一个捂着肚子,像一群残兵败将。

  最后房间里只剩下白泽和乐尧。

  白泽强自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