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世界总决赛!
  “不用紧张,正常打就可以。凌老板说了,今年ki已经完成了,比赛结束每个人都有大红包。我们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这场比赛就不要再有什么心理压力了,打出自己的实力就好。”乐教练此时正悉心在赛前先给队员们做心理建设。摄影师把镜头对准了他的左手,他那只石膏手正搭在柯桐的椅背上,来缓解重量,另外一只手照旧拿着小本本。

  世界赛期间,乐尧也一下子成了全球电竞媒体的宠儿。

  这是一个n多年前被人所遗忘了的世界第一中单;

  一个退役选手成功转型教练的典范;

  一个把二流战队重新送上世界豪强行列的大神;

  一个把ockerface送上神坛又拉下神坛的人;

  一个以教练兼任选手身份上场打了比赛,并且获胜的人;

  一个打完比赛手就残了,手戴石膏继续指挥战队,身残志坚,充满了电竞精神的人。

  简直太有梗了,媒体们不报道他简直都对不起他身上这么多槽点。更不用说,这人还有和主裁前女友之间不能说的秘密,和寰宇教练前队友的纠葛,和欧洲明星选手k上单之间的恩怨情仇……他的八卦帖子在redditlun tán上热度居高不下。人人都在回复“哇哦,这是何等精彩的人生”“人生赢家”“令人羡慕”,如果乐尧和熟悉乐尧的人看到了大概会一头雾水——exce?精彩?羡慕?赢家?认真的吗?

  乐尧语落,丁鹏杰最先搭腔。小胖子摩拳擦掌,说道,“好嘞尧哥你放心,今年的最后一场比赛怎么说都得好好打啊!打完了过个好年!而且,输给谁,我都不想输给寰宇!”

  丁胖原来是寰宇的辅助,但是寰宇换上吴越之后丁胖和吴越磨合的并不好,于是寰宇打算换李狗蛋上场,丁胖在这种情况下自己选择了转会。虽然是自主跳槽,但实际上就是技不如人被逼走的。他一直以来都在内心宽慰自己自己走不丢人。可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在骗自己了——不丢人?怎么可能不丢人?他跟了寰宇这么多年,说被换就被换,他当然不爽。他也想证明,自己比李狗蛋更强,他想要寰宇后悔,后悔丧失了一个冠军辅助!

  “过年还早呢吧?回头还有德杯呢。不过,寰宇我们都打了无数次了,的确没什么好紧张的。”洛阳一边检查着自己的天赋符文一边说。

  他嘴上说着“不紧张”,但他自己也知道不可能不紧张。作为多年职业选手,洛阳觉得自己心态已经够好的了,但是到了这种场合还是心脏乱跳。不过,他记得李心婵好像说过,紧张也不是坏事,能激发什么肾上腺素之类的……

  隔壁的陆江山一边活动手指,一边在慢腾腾磨牙。

  今天上午吃早饭的时候,陆江山和李心婵碰巧碰到了寰宇的人。周梓苒现在在寰宇差不多也算是个数据分析师了,他已经确定了世界赛结束就退役回学校继续读书,所以现在基本已经不再上场,而是帮寰宇的分析师团队做数据。

  周梓苒单独留下来和李心婵说了几句话,这周梓苒每次碰到李心婵都要“寒暄”两句。道理上,这俩人是同学,又是老乡,说说话也正常。李心婵心里坦荡,也没有故意避讳。但陆江山这人,虽然表面看不出来,实际上却是个醋王,护食得很,每次看到周梓苒都跟个护窝老母鸡似得站在李心婵背后凶神恶煞瞪眼。

  陆江山听周梓苒在和李心婵说明年回学校的事,心里一阵窝火,于是支开李心婵,跟周梓苒单独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陆江山说,“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她